鲁媒-郝伟获金帅奖郭田雨摘金童奖 鲁能还有引援

鲁媒:郝伟获金帅奖郭田雨摘金童奖 鲁能还有引援
稿件来源:济南时报  泰山队10号莫伊塞斯在自己右臂上增加了一处新文身——文身图案中,还有着五星红旗。由此可见,莫伊塞斯希望将这段效力鲁能泰山队的经历永远珍藏。而此前,格德斯也将足协杯冠军奖杯的图案文在身上。看起来,泰山队外援们都有着极强的归属感。  18日,泰山队将帅的假期就要结束,球队将正式集结,开启第一阶段的冬训,备战新赛季。目前看来,莫伊塞斯、格德斯以及费莱尼,或将缺席球队第一阶段冬训。这其实也不难理解——2020赛季,他们随球队经历了一段漫长征程,直到最终捧得足协杯冠军,他们才踏上归途,多陪伴家人些时日,显得很有必要。  中国金球奖即将揭晓郝伟、郭田雨获奖  泰山队正式收假前,还收获了几个好消息。球队主帅郝伟以及小将郭田雨,都收获了一份荣誉。由体坛传媒主办的2020中国金球奖颁奖典礼,即将于17日晚8点举行,届时各项奖项得主也将最终揭晓。据新时报记者了解,郝伟获得金帅奖,1999年生人的小将郭田雨则荣获金童奖。  据悉,中国金球奖的评委团由100家全国重量级体育媒体代表以及包括英、法、德、西、意等国在内的国际权威体育媒体代表、特邀评委组成,每位评委可在候选名单中选取1到5人,分别计6、4、3、2、1分,以总分决定最终排位。  在此前出炉的2020中国金帅奖三甲中,郝伟与长春亚泰主教练陈洋、天津泰达主教练王宝山榜上有名,最终郝伟笑到了最后。上赛季中途接过泰山队帅印后,郝伟在相当有限的时间里,对球队战术打法进行了调整,尽管受裁判判罚等因素影响,未能带队晋级联赛四强,但中超第五名、足协杯冠军的成绩,充分证明了他的执教能力。值得一提的是,2019中国金帅奖得主,是郝伟昔日健力宝队友、现任国足主帅李铁。  此前,郭田雨与广州富力门将韩佳奇、上海申花边后卫温家宝一道脱颖而出,入围了2020中国金童奖三甲。2020赛季中超联赛中,郭田雨出战16场比赛,其中2场首发,14场替补,斩获4粒进球、1次助攻。足协杯比赛中,郭田雨也有着抢眼发挥。凭借着出色表现,郭田雨还入选了国家队集训名单。郭田雨获得金童奖,可谓实至名归。  石柯大概率加盟教练组仍将进行调整  令鲁蜜们颇为惊喜的是,泰山队的引援工作进展得相当顺利——上海上港主力中后卫石柯加盟在即。14日,石柯已现身位于济南二环南路的俱乐部驻地,目前看来,如果不出意外,球队第一阶段的冬训,石柯就将出现在训练场上。  在2020赛季的部分比赛中,泰山队的防守暴露出一些问题。应该说,引进石柯是一笔极具针对性的引援。主打右中卫的石柯,比赛经验丰富,正值当打之年,他的到来有望提升球队防线的整体实力。上赛季中超联赛中,石柯代表上港出战了14场比赛,其中13场首发出战,1场替补登场,总计出战1146分钟,是上港阵中出场时间第9多的球员,是后防线上的绝对主力。石柯与上港的合同已经到期,也就是说,他将以自由身加盟泰山队,这也是泰山队近年来首现引进国脚级内援的大手笔。  值得一提的是,石柯与泰山队很多球员都很熟悉。1993年生人的石柯,曾与刘彬彬、王彤、韩镕泽等泰山队“93黄金一代”的球员一起参加过亚青赛,这也有助于石柯尽快融入球队。  据新时报记者了解,“搞定”孙准浩、石柯之后,俱乐部管理层的引援动作仍在继续,接下来鲁蜜们有望收获更多惊喜。  16日下午,武汉卓尔官宣了球队教练组成员,除泰山队球迷非常熟悉的李金羽、王亮之外,上赛季在泰山队担任守门员教练的李雷雷、担任体能教练的胡宇,也出现在了名单当中。但李雷雷、胡宇的离开,并不会给球队带来过多影响。据新时报记者了解,泰山队的教练组调整也在进行当中,接下来,或将有泰山队名宿回归,辅佐郝伟。  另据媒体报道,前泰山队主帅、山东足坛名宿殷铁生基本确定将再度执教青岛中能。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于18日正式亮相,率领中能开启冬训。(新时报记者姚正)

曝AC米兰重新考虑签下1猛将 或将1飞翼加入交易

曝AC米兰重新考虑签下1猛将 或将1飞翼加入交易
直播吧1月14日讯 根据《罗马体育报》的报道称,米兰可能会对签下阿耶尔重新感兴趣,他们可能会把拉克索尔特加入到交易中。  在夏窗的时候,米兰一直跟凯尔特人后卫阿耶尔联系在一起,当时米兰正在寻找一名新后卫。而如今米兰的后卫引援工作仍然在进行当中,因为球队并没有在夏窗的时候签下一名后卫。西马坎是米兰最热门的引援人选,但考虑到他目前有伤在身,米兰可能会改变目标。  根据《罗马体育报》的报道称,米兰仍然在观察阿耶尔的情况,他们可能会将租借在凯尔特人效力的拉克索尔特加入到交易当中。米兰球员拉克索尔特在凯尔特人的租借期将在赛季结束后到期,但他已经是凯尔特人的主力球员了,这意味着凯尔特人可能会选择永久签下拉克索尔特。  现年22岁的阿耶尔在本赛季为凯尔特人在各项赛事出场了28次,奉献1球2助攻。  

新华体育-"泰山保卫战"背后 更名到底改变了什么?

新华体育:"泰山保卫战"背后 更名到底改变了什么?
新华社广州1月13日电 题:“泰山保卫战”背后:俱乐部更名到底改变了什么?  新华社记者王浩明、吴书光  2020年底,中国足协的一纸文件开启了职业足球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大潮。足协在近日发布公告称,超过80%俱乐部申报的中性名称符合相关文件要求。而随着足协设定的2月28日注册截止日“大限”越来越近,俱乐部的更名问题正在被放置在聚光灯下。  近两天,广州恒大更名完成工商备案,围绕山东鲁能更名的“泰山保卫战”一度登上热搜,上海上港拟更名“上海海港”,北京国安和河南建业等老牌俱乐部的更名悬而未决……这都引发了广泛关注。  一场“泰山保卫战”折射了什么?俱乐部找个新名字到底难在哪?俱乐部更名究竟会对中国职业足球产生怎样的深远影响?值得深思。  “泰山保卫战”始末  13日,山东鲁能俱乐部发布公告称,经中国足协审核,“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符合《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要求,同意使用,给这场一波三折的“泰山保卫战”画上句号。  此前,山东鲁能拟更名为“山东泰山”。11日,山东鲁能发布公告称,因相关原因,俱乐部首次提交的中性名更名未能通过中国足协审核。  据了解,公告中提到的“相关原因”,即鲁能俱乐部新股东济南文旅持有“山东泰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不符合中国足协对于各级联赛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的要求。  正当不少人为山东鲁能无法使用“泰山”的名字而感到遗憾时,一天之后峰回路转:“山东泰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济南文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鲁能俱乐部随即再次申报,并获得足协通过。  “泰山”为何如此稀缺?  足球界大都认同,对于山东鲁能来说,“泰山”是更名的首选。  泰山被誉为“五岳独尊”,是山东的重要标志。鲁能全队经常以登泰山的形式表达勇攀高峰的决心。在其主场看台上,也有“信仰唯泰山”的条幅。  以“泰山”为名,对鲁能也是一种回归——1993年,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成立,此后几次更换东家,“泰山”二字始终没有消失,很多老球迷一直称球队为“泰山队”。  因此,保住“泰山”对山东足球和中国足球来说都是幸事。鲁能俱乐部新股东济南文旅的快速果断反应,也彰显了其格局与情怀。  然而,并非所有俱乐部的更名都像“泰山”一样获得认可。  此前河南建业拟更名为“洛阳龙门”引发争议,俱乐部决定撤回重新申报;上海上港更名“上海海港”也被不少人吐槽“改了好像跟没改一样”。  对于俱乐部来说,找到一个代表地域文化、彰显特色的名号似乎并非难事,但能被各界广泛认同却着实不易。特别是对一些老牌俱乐部来说,原来的名号几乎已经刻在了俱乐部的骨子里,例如“国安”“建业”等名称,原本是企业名,经过时间沉淀,早已变成俱乐部本身的文化符号。  面对这样的情况,主管机构一方面要维护规则的统一和公平,另一方面又要考虑文化的延续和球迷的感情,未免陷入两难。  这正是“泰山”如此稀缺的原因之一。  俱乐部更名到底改变了什么?  俱乐部名称代表着一种文化上的认同,中国足球文化就孕育在这些名字中,而这些名字也为中国足球文化设定了“初始值”。  体育产业专家、温州大学教授易剑东说,足协“用心良苦”希望俱乐部名称能与地方文化更有机结合,并实现与体育内在精神实质的融合。此外,也希望企业能创造性地把企业文化与体育文化相结合,以更“高级”的形式展示。  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认为,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过程中,要有适当的引导,给予足够时间。  “给俱乐部一定时间酝酿中性化名称,真正的‘百年俱乐部’就不会由于投资方变化而名字变来变去,从而有机会在文化建设上有更强的地域归属感,在建立城市名片过程中就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张庆说。  多位法律界人士认为,俱乐部名称是一种无形资产。山东公孚律师事务所主任于加华认为,俱乐部名字中性化之后,可以用球场冠名、胸前广告冠名,不过短时间内来看,这种无形资产与投资人的品牌关联弱化后,投资人的积极性可能会受到影响。  上海市律师协会体育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建军说,从法律及商业角度考虑,俱乐部名称属于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无形资产。因此,“强制更名”或有扭曲市场之虞。  “更名后对股东的投资热情肯定会有所打击。目前大多数投资人还是抱有投机心态,中性名称直接挤压了投机空间。”前鲁能俱乐部管理层徐兴君说。  专家认为,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少俱乐部的投资人面临较大经营压力,为了保护投资者的积极性,帮助职业足球市场在寒冬中实现“软着陆”,建议主管机构在审核更名时,在刚性的要求之外,适当留一些时间和空间,给俱乐部一个“缓冲期”。  业内认为,更名后短期内,俱乐部对现有股东营销价值会有所削弱。但长期来看,名称中性化之后的俱乐部“排他性”减弱,“包容性”增强,更有利于多渠道立体开发营销资源,重构经营模式势在必行。  张庆说,原来俱乐部的商业模式是“B2B”,中性化之后“转移支付”很难维系,俱乐部将静下心来培养球迷组织、球迷文化,与球迷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我们在体育文化产品供给上还有很大空间,C端的消费土壤需要持续耕耘,也有赖于联盟顶层设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有很广阔的空间。”他说。

暴力鸟已被经纪人推荐至土超 球员希望与恒大解约

暴力鸟已被经纪人推荐至土超 球员希望与恒大解约
稿件来源:广州未赢够  保利尼奥离队一事已经成为中超热话,如今更多后续的事宜被曝光,其中就包括他的转会下家问题。据土耳其媒体《karadenizgazete》的报道,保利尼奥的经纪人已经将巴西人的资料推荐到土超特拉布宗体育的管理层,目前对方正评估这笔转会操作。  文章透露,巴西球星正希望离开中国,而他的转会方案被经纪人推荐到了特拉布宗,现在土耳其的俱乐部在进行评估,对于球员的实力完全不用质疑,最关键还是经济条件。据此前的媒体透露,保利尼奥的离队申请获批准,但关键是以哪种方式离开,他本人希望与恒大解约,而广州队方面则希望保利尼奥或者他的新东家能出钱买断合同。  类似情况能参考4年前保利尼奥转会巴萨的例子,当时恒大与保利尼奥的合同有一条2000万欧违约金的条款,结果巴萨就恰恰是给了2000万欧违约金,将巴西人带走。但当他2018年再次回归恒大的时候,不知道类似的违约金条款有没有设置,或者设置的价格高不高。  特拉布宗是土耳其的一支劲旅,上赛季他们获得了联赛亚军以及土耳其杯冠军,是欧战的常客,如果保利尼奥能加盟,算是回归到欧洲的主流联赛。不过鉴于目前大多数土超球队的财政情况都很糟糕,此前他们的联赛领头羊贝西克塔斯就曾为塔利斯卡开出租借半年250万欧的薪水,如果真要走的话,巴西人必定要接受较大幅度的降薪。

中国足球改名风暴成社会聚焦 球迷文化如何守护

中国足球改名风暴成社会聚焦 球迷文化如何守护
强执行,股权转让保队名  中国新闻网1月16日报道,牵动全国亿万球迷的“足坛头脑风暴”,至今已掀起一月有余。  当速度与激情的代名词、充斥着荷尔蒙的中国足球,有朝一日玩起“文字游戏”,这场由中国足协发起的球队名称非企业化变更,不仅让处于休赛期的职业联赛再度喧嚣,也同样成功出圈,被全社会视线所聚焦。  洛阳龙门、北京国安、山东泰山、广州城和广州队……其中,不乏略作改动便成功上岸的幸运儿,但从林林总总的消息中却不难看出,改名的背后有剧变、有无奈,有投机,也有执着。  强执行,股权转让保队名  根据中国足协推出的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政策,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等,新的俱乐部名应该健康文明,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  若将问题一分为二,摆在国内各大俱乐部面前的首要难题,恐怕普遍都是政策的第一段落,即“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中国足协公告。  过去二十余年,中国足球推动职业化进程的背后,离不开诸如国安、建业、鲁能等企业的稳定投资。而今随着中国足协的一纸令下,改名迫在眉睫,与之伴随的却是情感上的难以割舍。  上海申花是中超俱乐部中唯一可以保留“老字号”的球队,虽然名称中的“绿地”字样按规定必须去掉,但对于球队和球迷而言,已是最佳结局。  相比之下,北京中赫国安和山东鲁能泰山两支老牌劲旅,却在改名上面临不同的抉择。前者不仅需要去掉“中赫”二字,就连已被球迷口口相传二十余年的“国安”也不能保留。  北京球迷坚守“国安”二字。  出于照顾球迷情感的考虑,俱乐部方面曾向中国足协申请保留“北京国安”字样,不过被驳回。而据国内媒体报道,在继续提交延期申请后,北京中赫集团也正在谋求全部收购中信所持俱乐部股份,让“北京国安”留在工体。  长春亚泰的情况和国安相似——他们第一次上报的名称被足协认定为不符合规定,不过据最新消息,亚泰已经完成了股权转让,长春嘉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如此一来“亚泰”二字便能保留。  北京国安的捍卫之路仍扑朔迷离,山东鲁能改名山东泰山的过程也历尽波折。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元年,山东队就以山东泰山的名字征战甲A联赛,此后俱乐部数次更名,“泰山”都在名称中。山东鲁能更名公告。  但1月11日,山东鲁能发布公告,俱乐部首次提交的中性名“山东泰山”却未能通过中国足协审核。原因是俱乐部新股东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持有“山东泰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份。  所幸济南文旅方面早已经做好各种预案,于是在一天之内其持股的“泰山健康科技公司”迅速完成更名,这也为鲁能再次以“泰山”名称上报足协扫清的障碍。  一“人”一“城”,中国足球文化何在?  面对俱乐部中性化名称改革而引起的声声舆论,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表示:“我们需要长期稳定的地域俱乐部,培养更健康的俱乐部文化。我觉得天山雪豹就很好,有新疆文化。不要总是FC,我相信我们足球是有文化的。”  陈戌源话音未落,“点名表扬”的新疆天山雪豹便因全资控股的新疆天山雪豹商务酒店有限公司不符合规定,被球队对外出售酒店全部股份……另一边,河南建业改名洛阳龙门虽符合足协规定,却引起球迷情绪强烈反弹被迫修改。  一“人”一“城”,中国足球文化何在?河南建业公告。  更加事与愿违的是,不知是时间紧迫亦或其他原因,目前传闻中或是已经敲定的队名中,却充斥“队”、“人”、“城”,这与足协倡导的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似乎略有违和。  据《足球报》报道,目前,河北华夏幸福正在积极运作“河北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注册,在此之前,广州足球俱乐部已经注册成功,而江苏队也使用了“江苏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名称,深圳佳兆业的“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在此前就已经注册。  如此,未来的中超,将拥有广州队、深圳队、江苏队和河北队四个以地域名称兼俱乐部名称的球队。除此之外,与恒大同处广州的富力更是宣布更名为“广州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与广州队仅一字之差。广州富力公告。  加之未能通过足协初审的青岛黄海,极有可能选择呼声较高的“青岛人”作为备选,以及2019年年初更名的“大连人”,竞技体育中传颂的“一人一城”的柔情故事,放在如此语境之下,看起来却有几分尴尬的意味。  尽管各家俱乐部在改名过程中都有各自的思量和预期,但传闻中的广州蓝狮、河北竞冀等代表俱乐部文化特色的名称未能与球迷们见面,确为此次中性化名称改动的遗憾。  擦边球?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于球队而言,找到一个代表地域文化,同时又彰显球队特色的名称似乎并非难事,但诸如武汉卓尔、青岛黄海的更名,不仅没能通过中国足协的审核,反倒因其“打擦边球”的行为,遭受诸多非议。  据媒体报道,武汉卓尔首次申请更名为“武汉众邦”,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卓尔是湖北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的大股东,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还是众邦银行的董事。因此,这一明显有违规定的新名称不仅没能通过足协审核,还被球迷笑称,第一次的改名可能是给企业打个广告。  青岛黄海俱乐部坚持以原名称上报时表示,青岛地处黄海之滨,是国家重要的现代海洋产业发展先行区,黄海体现了俱乐部的地域特色,其实是一个标准的中性名。  不过,黄海俱乐部股东之一是青岛黄海健康产业集团,占股比例为27%。此外,第一大股东深圳市衡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3.63%),旗下也有两家名字中带有“黄海”的企业。 在山东泰山需要进一步调整的情况下,青岛黄海没能通过足协审核也是意料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上港俱乐部所提交的“上海海港”名称获得足协审核通过,并完成在工商部门的名称变更手续。但外界有人认为,更名后的上海海港俱乐部名称仍能以“上港”作为简称,因此质疑上海上港是在“打擦边球”。  不过,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由中国足协与各领域专家代表组成的“俱乐部非企业化名称专家审核工作小组”自成立以来,一直在具体工作中保持中立,其各项程序的落实既没有受到来自中国足协内部或任何一方的干预,亦没有超出规则范畴,因此不可能存在暗箱操作。  等待中国足球“集体更名”大结局的过程里,还将有更多名称逐一浮出水面。众口固然难调,但更希望是这段成长阵痛期,能留住一些人,一些他们的记忆,以及中国足球迫切需要守护的足球文化。